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港 > 军事

征文胞衣聊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7:46

冬至月的天空,仍飘着小雪,路上一个单薄瘦瘦的身影,左臂弯出还挂着一个小泥制的小罐子,朔风嗖嗖着刮个不停,雪打在他的脸上、身上,穿透了他单薄的衣裳,他紧抱着双肩,一路小跑着,嘴里叨念着:“真热,真热。”  “啊!呵呵,这真管用,哈哈我的身上真的不冷了,呵呵。”  “呵呵,好热,好热,我真热,呵呵,你们说我傻不……妈妈。”  他还在跑,步子凌乱,不是那么快了,不跟脚的鞋木纳着随着他,鼻涕长长就要流进嘴里,他想抽吸回去,器官不听他的支配,他紧搓擦着早已被冻僵的双手,就在他抬头之际,他笑了,“呵呵到家了”他看见了容他身的庙宇。  “热,真热,真热,热……热……”  这是一座破庙,庙的庙门早已寻不到它的踪迹,一个身影在风雪中闯进。嘴里仍在叨念着:“家,家,我终于到家了。”  “真是好冷,快快快,我快把火生起,热了这饭吃,我就不冷了。”  庙内的一处,三块熏黑的石头上,一个小泥罐子在吱吱发出声响,火燃烧正旺,被冻得又红又肿的小手在哪里搓烤,火慢慢减势,饭热好。  他端捧着来到了这里,像往常一样,站在神像——钟馗的面前说:“大哥你闻闻,香不,今儿真好,赶上那庄员外办喜事,讨来点荤腥,哥你尝尝。”  他高高托举敬到了那个泥像面前:“哥,你吃,你吃,多吃点。”  他还那么高高举着,小眼睛奢望着,看着泥罐子,舔着嗅着什么,正舔着干裂的嘴唇,轻轻咋着嘴,吞咽着口水,那脚尖垫着很高很高,他还在瞅看他自己推举着小泥罐子,还在坚持着托举,腿慢慢地弯曲下来,腰也不似原来那般直了,软软的双臂就要禁不住这不是很沉重的小泥罐子,里面都是残汤剩饭。  “哥我吃了,哥我可真吃了。”稀里呼啦他就吃开,边吃边遥着头,晃着脑,那股高兴,那份欣喜合着无言,他吃的正香,好生满足的情感。他笑了吃,吃了笑。  “小兄弟”  “啊?”  “小兄弟”  “啊?谁在叫我?”  “小兄弟是我。”  “啊!”他向着自己的身后望去,没有旁人,他又看了四处望了四方连个人影儿也不曾看见。  “你是谁?在哪里,只听见你的说话,人影我怎么寻不见。”  “小兄弟,你当然看不见我,你是肉眼凡胎,你怎么会看见我?”  “啊?你你,你是神仙,是,你出来,我们说说话,我要见识见识神仙是长的是什么样儿?”  “好,你不要害怕。”  “嗯,为什么我还是看不见你,你在哪里。”此时的这个小要饭,仍在四处寻找。  “咦啊!是谁在拍我。”他的肩上又是一下轻拍,待他回头寻找时那个话音又起。  “小兄弟,我在这。”  “啊!”当他扭转头看过来时,他的面前早已站定一个威风凛凛的豪杰,年岁要在三十一二之间,威风,魁梧。  “你是谁?”  “小兄弟,说出来你你不要害怕,我是酆都城的判官。”  “啊!你是钟馗,你是钟馗,民间的钟馗不是你这个样子。”他说着说着竟指向他刚刚敬过的泥胎像——钟馗!  哈哈哈,你来看,只见这位男子在转身回身之际,整个形体衣衫,相貌都不是原先,活脱脱一个钟馗站于尘世。  “啊!”小泥罐子倾斜汤汤水水洒出,那名自称是钟馗的男子笑呵呵的扶住要倒掉的饭菜。  “你快吃,这数九寒天凉的快,你又冷又饿,我刚刚接受了你的香火我以吃饱了,我说话你只管听就是。”  “哥;你真是钟馗。”他——那个小要饭说说着说着下意思掐了自己一下,嘴儿一裂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嘿嘿,嘿嘿这不是做梦吧。”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小小的年纪不在家读书,为什么出来要饭?”  “哥哥……哥,我今年十五……我叫王多余,我的身上有姐和哥四个,我的身下还有……还有二个妹妹一个弟弟,小的弟弟今年九岁……  “小兄弟,你不要哭,你心肠好,日后必有大富大贵。”  “啊?!是真的?呵呵,那次俺娘找人算卦,那算卦瞎子摸了我几下,也是这么跟俺娘说的。”  “是的小兄弟,就是你的心肠好,这不,我不惧酆都神威……下来找你,拜谢你这三年来香火情谊。”  “啊!?你你你真是钟馗,快快让我摸摸。”  “别别,别小兄弟你快吃,你是不能碰我的。”  “为什么?”  “我的阴气太重对你的身体不好,真要被我吸走你的阳气……你需要缓解个十天半月,听劝啊。”  “哥,哥就摸一下,就一下,让我感觉到神的滋味,我不怕你,你摄走我的阳气,我年轻你尽管吸好了。”  他——王多余,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钟馗脸儿一落再一黑生起气说;“你不听话,我现在就走,不理你,你太顽皮。”  “别别,别走我,我听你的也就是了。”但他——王多余的手早已触摸到他的衣衫,“啊!这是什么感觉不绵不麻,细腻有硬,硬似泥墙质感。我是不是仍在做梦。”他又狠狠掐了自己的腿儿一下,嘴角又一撇,顽皮的自己傻笑。  “嘿嘿,小兄弟你呀真是个顽皮。鬼灵精怪,不生你气也就是了。”  “呵呵,我就是好奇,嘿嘿。”  王多余仍在傻笑。  “你还不吃,你肚子不饿?”  “我看见了哥哥我就忘记了饿,嘿嘿。”  “王多余,你听我说,我是钟馗,这二三年中你的孝敬我好感动,竟管你饿的眼睛昏花还是先拿到我的眼前。你知道吗?我也是穷人,那要饭的滋味……我知道。”  “哥,你的文章好,你满腹学识,头名状元,皇帝老儿无德,就看你的相貌丑,你一怒之下死去……”  “你小小的年纪是怎么知道?”  “我是在戏文,传说中得来。”  “哥,你头名状元啊?真是金殿之上殒命……哥你好样的,有骨气,是男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小兄弟你快吃,这会子,那饭菜真凉了。”  “哥不碍事,吃进肚里它一样暖和我的身子,你再讲点你们酆都城的事,我听。”  “好,多余,天也不早了,我还要办案,审理,你慢慢吃我走了。”  “哥你还会来吗?我也想见识见识你们酆都城里的审案,今夜你带我……你带我去行吗?”  “不行,今夜不行,要行也是以后,我没有作安排,不可以猛猛撞撞,带着你闯入我们酆都城那?官丢是小,你的命……好了,小兄弟,快吃饭,我会找机会安排你见识见识。”  王多余无奈着点着头,顺从着吃饭,当他再抬起头看向钟馗站过得地方,他——钟馗,早已不知去向,整个庙宇只有他自己。  王多余捧着泥罐子走到泥塑钟馗的满前哭泣的说:“哥,你答应,答应下我,可一定叫我见识见识啊?哥,哥。”  他把一点汤水喝完,嘴儿一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这回我就能睡个安稳觉了,哼!昨夜好悬没有把我冻死。”  他钻进供桌底下大声说;“哥我累了,你审案子吧,我睡了,真困。”随即无声,他进入了梦乡,嘴巴开着,裂了又裂,他看见了谁,他又梦见了谁?只有他身上盖着的稻草时时发出响动,夜真静,真静。  几天以后的旁晚,王多余仍似以往恭恭敬敬,孝敬了钟馗,孝敬完了他才肯把要的饭儿吃下,可是从此他无论怎样叫唤哥哥,钟馗好像消失了。他又在那里叨念:“哼!哥哥竟骗人,再来,哼!我也不理他了。”  “弟弟,快,你吃完了没有?”  “啊!哥哥,我吃了大半饱,不碍事,是领我……领我去见识吗?”  “是的。今夜正好是我当班,我安排好了现在我们走,可以吗?”  “啊?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们走。”  一步刚迈出庙门,大风雪把个王多余呛得哏了哏了,那一口气儿半天才缓得走了上来,他喘息着说:“哥,我们这是上哪啊?”哥哥——钟馗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衫,一股刺入骨髓的凉意即刻散布王多余的全身。  钟馗只牵着多余的衣袖一路奔走,不知走了多久,在王多余的眼前是一座城池,与凡间无有什么不同,做买做卖应有尽有,骑马坐轿,梅香小姐,少爷公子,处处都见,“哥,哥,我们在哪里,怎么如戏文一样啊?”  “不要讲话,你的真气走漏,想被人查觉啊?再不听话,我就送你回去。”  “哥,这是那里,那里有鬼,你看他们长的和我们一模一样,那有青面,我也没有看见獠牙,牛头马面他们在那里。”  “走走,我们回去,你再不听话我就送你回去,你又不听话,不让你说话你偏偏还说。”  说着说着他们的前方出现一大队伍官兵,马儿打的飞快直直奔着这个方向,吓的钟馗用自己长长的衣衫紧紧裹住王多余说:“小声说,把气息喘慢点,再不要开口。”  官差打马跑到了跟前,判官爷阎罗听有人报告,此处有生人——凡间客闯入,派你速速查找。你看见没有,阎罗命您查实。”  “啊,知道了你们先去查,我审完案子就来。如遇难处我即刻就到。”  王多余听到这话吓得在钟馗的衣衫下紧紧用手遮住嘴儿,再也不敢言语。就连那呼吸也是憋了又憋,禁了再禁,好悬把自己憋死。  “出来吧,人都走了。我就领你进大殿。”  “记住,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许说话,更不许害怕,你记住没有啊?要是你真的受不了这种场面,我马上送你回去,再晚,你再有悔心之意,我就办不到了,你看是随我进殿,还是我送你回去啊?”  “啊!”金碧辉煌的殿宇,威仪盖压四方,通明瓦亮,伸出手儿,自己的手指纹路看的是一清二楚,殿外他看不见什么官员行走,只有几个兵丁守护与我们凡间的人儿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更有威仪,更要雄霸。  钟馗看了一眼大殿还在问王多余:“你真的不怕?”  王多余坚定着点着头,那话儿他不敢再说,生怕这凡人气体被鬼神发现。  “那好我这就领着你进了,你看那场面,你当真不害怕啊?现在后悔来的急啊?”  王多余,坚定重重点着头,钟馗又如前番一样用长衫裹好了王多余,把他领了进去。  殿堂空空,无有半个人影,煞是威严阴深恐怖,王多余的头发顷刻根根乍起,身体早已抖动颤栗,钟馗看着他,说;“送你回去,再后悔那是真的来不急了啊?”  “哥我不回去,呆一会就会好了,心静我就不怕,我不怕。”  钟馗无奈摇着头说:“记住,不要说话啊。”  钟馗来到了阎罗的玉案前,把王多余从自己衣袍下拽出,塞进玉案里,玉案的前面是用一个金丝围帘遮挡,他放下摆好。  “王多余,记住,我说的话,记住,记住。”  此时阎罗殿里朝靴繁踏,吵杂人声,即感身上更冷他乍着胆儿用颤微微的手指慢慢轻轻,稳稳挑起了金丝围帘的一幅小小的角儿往外看:“阎罗殿是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他们与我们一样,和和善善,那官员们倒也威严的很,雄伟的多,只是他们要比我们高大魁梧,呵呵,也就是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之处?”  “威武……带凶犯……”  他调皮的歪着头看殿上左边的官员,一色青衣相貌并不丑陋,再要往上那就是哥哥——钟馗——判官!  只见他虬容胡须,红毛乍起,眼似铜铃,炯炯有神,身着官服威风凛凛地站在阎罗的左边堂下,离阎罗很近。王多余又往右边看,也是只有皂隶不出七八个人各个手中拿着兵器,却古怪的很,是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的器物。  他仗着胆子慢慢想,扭转身子想看看人们常常提起的阎罗——酆都——冥君,他长得什么样,他什么也看不着,供桌后头是木板子相隔,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慌忙把自己的嘴儿用手捂住,想是怕自己的真气、气息被阎罗知晓,他禁止了自己的一番折腾。安心静意的观看。  “带罪灵……”  “威武……威武……威武……”皂隶们喊着堂威。  阴风阵阵,铁链声声,即刻间王多余感到冷遍全身,他卷缩着,紧紧把那早已经撩起的一角的金丝帘布攥紧,再攥紧,紧张兮兮的看着堂下,阴风仍森森的刮,吆喝声,鞭打声,哀求声,哭泣声不绝入儿凄惨无比。  嘡啷,嘡啷,嘡啷声音清晰响亮,他看见了一个罪人被双重锁链锁住,双手的锁链长长早已过了胸前,那链条很是粗壮要在二三支筷子粗细之间,那拖着地的锁住双脚的锁链更是粗的吓人,双腿脚踝骨被它磨的肉儿外翻着,一路淌着血行走,长长一串血印更是瘆的人头皮悚悚!那无情的狼牙棒,一棒一棒打在他的身上腿上,每一棒子下去即刻传出凄惨的嚎叫,血顺着棒子流淌,滴下。  阎罗询问:“他所犯何罪?”  钟馗:“偷窃罪。”  阎罗追问:“起因道来。”  钟馗:“他是一个屠户,年三十三岁,那日他到邻村抓猪,谈好的价钱是一锭银子,可这小子坏了良心,当那个妇人不知晓时,他顺手牵羊,他又摸了回去,晚上那家丈夫回来说起此事,妇人喜滋滋去拿钱,哪里还有那一锭银子的影子,丈夫指责她不赚钱反而还倒贴给了别人,将她一顿暴打。屈辱的心,不平的怨,她寻来短见——悬梁自尽。”  “啊!啊?大胆的贼子,天理难容,把他的三魂七魄给我打将出来,再把他给我倒旋挂起,用他的精血把妇人渡活,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天天受刑,次次死去,再让他复受苦难,完刑以后,吩咐他去背那些永不超度横死鬼的尸首。” 共 1184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造成男性朋友早泄的几个因素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