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港 > 网络

蒸汽战记 第一章 枫叶酒吧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6:34

蒸汽战记 第一章 枫叶酒吧

旱季,少雨。

高温侵袭着整个荒原,短短一小时的日照,地表的沙砾也能透过厚底的皮质靴子将热量传到脚心。能晶驱动的机车依惯例是在夜间行驶,因为白天的强烈日照极有可能引起内燃机的损坏。而常人也无法长时间在阳光下,高热会使人体内的水分迅速流失,最后脱水死亡。

所以这时节的行人白天大多选择呆在建筑物内纳凉修整,有钱的则还会喝上一杯。

这些建筑物大多会出售食物、药品、酒水、武器等。如果价钱足够的话,甚至可以买到一些稀罕物,比如滨旋花、豚尾猴肉、长筒石蒜,当然这些东西只收黑晶,或者同等价位的物品。

虽然这些建筑物卖的东西很杂,但是荒原上的人们仍旧喜欢称呼她们为酒吧,原因么,可能是男人固有的好酒情节。

枫叶酒吧就是荒原上的一所酒吧。

酒吧坐落在戈壁后面,挡风蔽日,是经典的酒吧地理位置。

此时酒吧内,坐满了七七八八。大多都是些荒原上讨生活的,其中有点武力和门道的,则被称为拾荒者。除去这个大多之外的少数则是四王座的人。

恍啷,枳树木做的大门被猛地推开,一名粗壮的汉子大跨步地走了进来。

汉子刚进门,原本气喘嘘嘘得直奔吧台而去,可是途中余光瞥见了吧台旁坐着的女子,鼻息立刻又加重了几分,转身就朝着女子走去。

也许是因为太过专注,粗壮的汉子没有意识到女子不仅她坐的桌面没有人,而且她周围一圈也都没有人。

汉子自顾自的拉开放好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长满汗毛的手拍了拍桌子,大声说道:“酒保,给我和这位漂亮的妞来一杯棘果酒。”

“记得加冰”他顿了顿,继续道。

哄吵的酒吧安静了不少。汉子环顾四周,很满意众人脸上的惊愕一变再变。他理所当然地将他们的惊愕理解为穷逼们的羡慕嫉妒,得意之色不由得又浓厚了几分。浑然不察面对女子脸上眉毛的位置下拉了些,鼻梁上多了几条横皱。

棘果酒是枫叶酒吧的招牌酒,有着迅速回复体力的妙用,加上产量有限,价格也较高。当然对于顾客们最重要的是酒的味道很好,很烈,是爷们喝的酒。

棘果酒一杯要30能晶,普通酒则只要3能晶。旱季天热,酒会放在打来的地下水中降温,不过这当然比不得加冰的酒。旱季制冰的机械耗能晶得厉害,冰块的价格也就不便宜,要10能晶。

两能晶可以吃顿饱饭,粗壮汉子花80能晶请女人喝酒,有足够的理由得意,称呼周围的人穷逼。

夕萱很无奈,她抿着小嘴,面容上挂着淡淡的法令纹,粉嫩年纪的她忧虑地事情很多。

不用看,她也知道周围的那些酒客都幸灾乐祸地等着她出手放倒这名粗壮汉子,就像她前几次那样

蒸汽战记  第一章 枫叶酒吧

。不过女子这次并没有直接出手,或许是因为粗壮汉子说的话没有前几人那么露骨和粗鄙。

女子婆娑了下手指,拿起桌上原有的便宜酒喝了口,说:“我并不漂亮,如果你是想找女人的话,午后这里会有应招女郎,我相信她们会让你满意的。”

女子头戴锥帽,短直发到肩,灰色的发色配上棕褐色的披衣显得雷厉风行,稍粗于一般女子的眉毛挂在眯起来好看的桃花眼上,使她看起来有些刚毅果决,缺了几丝女子的柔媚。

粗壮汉子见女子拒绝,急忙解释道:“我可是正经的,你说的那些女子哪能跟你比,而且我有钱,你跟了我不吃亏。”

说着汉子从腰间取下一满袋子,从开着的口子露出晶莹黑色,那是黑晶,能晶中的高级货。

酒吧这一刻寂静无声,桌上的晶莹黑光似黑洞般吸引着周围的一切目光。沉重的呼吸声缓缓响起,名为贪婪的生物悄然而至。

恍啷,枳木门被打开的声响似一道润滑剂冲淡了酒吧内诡异的气氛。

来人身披大氅,将全身罩住,脖间至上颚都遮着布条,唯独露出的双眼狭长慑人,瞳孔的色泽不是寻常的棕色,而是灰色。然而最特别的却是他有着一头白发,且不是苍白,而是散布着活力的白发。

部分人收敛起目光,哄吵声又渐渐响起。又有部分人则是盯着新进来的白发男子。

“是他吗,棘果酒的原料特制棘果是他弄来的吗?”

“是他,白头发的家伙可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家伙,手辣着呢。”

“怎么说?”

“本来枫叶酒吧最好的酒不是棘果酒,几个月前这个白头发的来了,之后就有了棘果酒。”

说话这几人都凑着居中这人,对于白头发的信息似乎很有兴趣。

“本来有几批拾荒者眼红其间的收益,商量着要作一票,之后都没有再出现过,而他则是如往常一般准时出现了。”这名酒吧的常客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冰块在浅青色的棘果酒液中缓缓旋转,嗅了口满是汗味、酒味、粗糙食物的空气,一口饮尽周围人为探情报请他喝的棘果酒。

“真是男人喝的酒啊。”

夕萱静静看着白发男子的到来,看着他走到了酒吧台前,从大氅中拿出一大布袋交予酒吧服务员,拿着服务员递过的小布袋直接走向后方的住宿处。平静的心如涛涌,呆在这酒吧的几日,便是等着今日,等着这人。即便早早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这白发之人,但是依旧等着亲眼看到这场交易。这是个机会,一次能让她背离当前被束缚命运的机会。

想到此处,夕萱唇边抹出一道笑意,一口饮尽杯中残酒,抬起右手将被她那道笑意迷花了眼的粗壮汉子打晕,左手则顺势将桌上的黑晶袋子塞入汉子怀里。就这么拖着汉子几步来到吧台前,取出枚黑晶扔到酒吧前台手中。

“棘果酒的钱和给这家伙开间房,剩下的小费。”

“依您的吩咐。”

说罢,女子将粗壮汉子抛给上前来的酒吧服务员,对周边众人哄笑声置若罔闻,自顾自的往住宿处走去。将粗壮汉子托付给酒吧,可以保证汉子昏迷时的安全,毕竟不会有人愚蠢到会在酒吧里面动手,因为动过手的家伙都会被直接录入黑名单,而这个黑名单是荒原通用的。至于粗壮汉子醒来离开酒吧后的安全则是他自己的问题了,孤身一人在公众场合露财,从来都是荒原的大忌。

在夕萱离开后,部分人盯着被扶着的粗壮汉子若有所思。

不晌,便到了午后,********的身影在酒吧内穿梭,没有需求的酒客各自回到住宿处等待着夜暮的到来,剩下的则是荷尔蒙砰发,盯着女郎身上裹着的小块布料,放纵欲望的盛宴开始了。

此刻,住宿处的房间内,三人围坐在桌边。正是刚才请那个常客喝酒的那几人。

坐在左手边的阴沉男子道:“应该是内核使用者。”

右手边的男子紧接道:“是的,她既然能够将那汉子轻松抛起,肯定受过内核的加持,而且听刚才的常客讲这女子在这已有数日,每日都是点一杯酒坐上一个白天,再加上白发男子出现后她的异常举动,显然她的目标是跟我们一样,是这棘果酒了。”

他继续道:“棘果原本对人是一毒物,白发男采集的棘果应该做过特殊处理,如此消除了毒性,而且还具有了破开内核适应屏障的效果,此法我们志在必得。”

“内核使用者之所以少就是因为内核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适应的,绝大多数人体内都存在内核适应屏障,天生可以适应内核的只占极少数,其中机制至今让未被人所知。近百年经过数代药剂师的探索,也只是发现了某些特殊的物品可以打破内核适应屏障。却不曾研究出这些物品为何能够打破适应屏障。”

“只是这些物品几乎都是存在于荒原的死地,那里都是些地理环境极端恶劣,未知怪异生物生长繁衍之所,且地势辽阔,只有极低的几率能够获取,所以四王座和几个大势力的拾荒者团体手中掌握的也不多,一般都是奖励杰出贡献者,也算是各个势力的一个控制手段。说到这控制手段……”

“左成文,够了,今天不是理论演讲。”居中男子见他还要继续急忙打断他,左成文年纪不大却博闻强识,一路上也多亏了他,唯一的缺点便是一说就容易过头停不下来。当然比起旁边这位,其实还好,男子的视线转向左手边的阴沉男子,这家伙天天摆着臭脸,有好几次差点因为这张臭脸跟其他人发生冲突。最受不了的是这家伙的名字还叫温顺,哪里温顺了,反正他是没有发现。

他不禁对接下来的行到有些担心,用力揉了揉眉头,居中男子强行驱散掉这些想法。站了起来,左手抚胸。

其余两人见状,也纷纷站起,左手抚胸道。

“存在即被感知。”

夜晚降临,休整了一个白天的拾荒者们纷纷趁着夜色驾驶着蒸汽机车向着远方而去,旱季的月色很明亮,可以清晰地看清前方的路障。拾荒者们会经历几个夜晚的赶路,来到他们的目的地,在这里搜寻着一切可以抵换成能晶的物品,当然其他落单的拾荒者也包括在这个物品清单里面,之后拿到酒吧换取生活所需,以及发泄各种欲望。组成家庭之后,则会稍稍收敛一些,抚养妻子孩子,直到在拾荒途中遇到意外,或者成为其他拾荒者的物品。

他们的孩子长大后重复他们的生活,周而复始,这便是荒原最普通的拾荒者的命运。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大些的拾荒者势力和四大王座。

因为以四大王座为首的组织里面,多了更多的权谋,更多的丑恶。

夕萱眯起双眼,目光的尽头是白发男子驾驶的蒸汽机车,沙砾路面上残留着机车碾过的痕迹,还没有被风吹抹干净。

她坐上机车紧随着痕迹前行,高速行驶与空气摩擦产生风,风吹拂发丝,露出左耳垂和左边脖间的黑色纹身,相比几个小时风吹便会消失的车痕,这些纹身却是永生的。

鹰潭治疗性病的医院
鹰潭治疗性病方法
鹰潭治疗性病费用
鹰潭治疗性病医院
鹰潭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