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港 > 美食

非洲受气候变化九千万人处境危险

发布时间:2019-05-15 02:34:40

非洲受气候变化九千万人处境危险

图:在饱受干旱侵袭的肯尼亚卢克瓦-莫森宁村,一个图尔卡纳男孩拿着一个早餐后的空杯子 据美国时代周刊,当你进入北肯尼亚卡罗吐穆村,给你深的印象就是空阔。这儿有十多间锥形茅草小屋、一丛细长的荆棘树。但是没有庄稼,动物或水。环顾四周,空无一人。“他们都走了,”村民玛丽·阿塔波说。她说她家仅靠100头山羊熬过了长达十年的干旱。没有动物需要照料,男人们迁移到城市去找工作或出售自己剩余的财产。“如今这种天气周而复始,”阿塔波说。“我们什么都不剩了。” 如果全球领导人们在下月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之前需要更多的激励,他们莫不如去东非看看。在这里气候变化不再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威胁,它现在就正在发生,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丧命。2006年,联合国就做出预测,非洲将是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大洲,而这并不是由于非洲产生大量温室气体。更让人揪心的是,由于非洲是这个星球上贫穷、缺乏管理的大洲,它应对气候变化能力为有限。根据联合国报告,大约有九千万非洲人处于“危险中”,这还不包括那些受战争和部族冲突影响的人们,而另外一方面,许多战争和部落争斗都与干旱和洪水等的极端天气现象相关。 联合国的预测已经成为现实。今年,在十年缺雨对农作物造成大量毁坏之后,七个东非国家中有大约二千三百万人正在由援助机构供养。受害深的一个地方就是卡罗吐穆所在的北肯尼亚图尔肯纳地区。在那里的一些社区中,多达35%的人口正遭受营养不良,这个比例二点几倍于世界粮食计划署所定义的15%的危机门槛。 降雨变化有多少是人为导致、有多少是出于自然的循环模式,这不太可能进行量化。但是很显然,一个显着变化正在发生:近些年,有着可预期阳光和降雨的持续多产生长季已经不复存在,被一系列极端天气现象所替代,没给诸如图尔肯纳这样的地方留下什么时间余地、从一个接一个的灾害中恢复元气。 例如,过去五周内严重的风暴给东非部分地区带来暴雨,一天的雨量就相当于他们过去一个月通常看到的,从而引起严重的洪灾。这可以部分归咎于厄尔尼诺现象,该现象由于全球变暖而愈加频发,从几十年前的七年一次到如今的每隔一年一次。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2007年的一份报告中也说,这些类型的干旱,风暴和洪水在未来将更为普遍,一个接一个快速接踵而至。 当地人已经注意到发生的这一切。“过去草能长到我的胸口。那时候分湿润和干燥季节。如今天气变得极端而无法预料,”现年27岁的皮特·阿瑟哈,图尔肯纳首都洛德瓦尔的一位旅游向导,如是说。援助机构警告说,乌干达、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们因为近几周的洪水而丧生。一些国家还爆发了霍乱。 更糟的情况可能仍将来临。在北肯尼亚乐施会(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救援机构工作的艾瑞斯·罗斯科(Eris Lothike)说,如果雨水将秧苗和顶层泥土冲走,而过度延伸的援助组织无法供养每个人,彻底的饥荒就“成为一种阴森逼近的可能性。”另外,2006年全球变暖斯特恩报告说,未来几十年,非洲温度升幅可能会两倍多于全球平均升幅,从而导致未来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和急剧的粮食减量——以及更多的饥荒。 乐施会和其他援助组织在着重区域内人们直接人道主义需求的同时,也致力于推动来自西方的更长期的农业帮助,以期更好的应对气候变化。西方援助“仍以治标——诸如进口食品援助——为主”,该组织在近的报告中说,“[这些援助]现在救命,但是对于社区对抗今后冲击帮助不大。”该组织已经建议将援助资金导向农业生产力项目,建造水井和粮食存储设施,以及发展预警天气系统。 即便诸如此类的解决办法终到位,也无法改变像图尔肯纳这样的地方的气候现实。曾几何时,雨水和阳光是值得庆祝的事物。如今它们令人畏惧。本月,北肯尼亚的空中到处云集着黑色苍蝇,这是潮湿天气来临的确切标志。“雨水即将到来,”阿塔波说。但是雨来得太迟。而且雨量可能过多。

星力下载
手机捕鱼游戏
划得来怎么清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