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港 > 教育

神目风 第十章 突破

发布时间:2019-09-25 13:05:53

神目风 第十章 突破

“突破?没有啊。”沐风被秦宇这没头没脑的一问,问得稀里糊涂的。

“对了,后来怎样?我好像莫名其妙晕过去了。”沐风和秦宇杨铸聊着,风迁流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因为风迁流敏感地看到了沐风脸上若隐若现微弱的黑气,那种邪恶,只有他这种对气息比较敏感的治愈系术士才能察觉。

“行了行了,你们几个现在都是伤员,都给我滚去床上休息。”风迁流一脚一个把杨铸和秦宇踢开。

而后又嘱咐了一下沐风就离开了。

待众人离开之后,沐风一个人躺在床上不停地思考着。

再一次用术元流过自己的眼睛之处,沐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视野竟然能够穿透十数丈远的距离,将外面的世界看得清清楚楚。

“神目…神目一族…沐风…”沐风在床上独自呢喃着,结合了自己的梦境,好似明白了什么。

【那…到底是不是真的…】

刚刚的那个梦境还历历在目,沐风清楚地记得,是那个中年男子结了一个复杂的封印式之后,自己才失去知觉的。

“唉…风儿,若是你能平平凡凡过一生最好。若是最后还是觉醒了,那你要记住,身为神目一族的男儿,生死都要顶天立地。”

“所有神目一族的族人,是我这个做族长的无能。竟然没有早日发现这群贼子的狼子野心,以至于今日让我神目一族遭逢灭顶之灾。

只愿我族得以存续,吾神目瞳以我族长之名,要所有神目姓氏之人,永不得忘记今日的耻辱。来日要用他们的鲜血,洗刷吾等今日的血海深仇。”

“神目瞳?好熟悉啊…唉…”沐风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企图找到对父母亲的记忆,可惜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唉…罢了…”沐风感到十分无助,活到十四五岁,却只有一年多记忆。

自己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沐风已经想象过无数次了。却不知道哪一种才是自己的,或者都不是。

风迁流从自己的住所出来之后,直奔术府府主的住宅之处。

果不其然,冯万年正在那里大发雷霆。

“怎么了?他林阳的儿子是宝贝,老子的徒弟就不是宝贝了?做出这么龌龊的事,你还想给他擦屁股是吧?啊?”

冯万年手指着林阳,唾沫横飞,府主徐邵阳在一旁十分地无奈。

冯万年一来就派人去把副府主叫了过来,什么情况二话不说,直接就开骂了,到现在徐邵阳还一头雾水。

那林阳却也不甘示弱,明明是自己理亏,却好似没事人似的。

“你说的什么话?事情都还没查清楚,你就想下定论吗?我还说那沐风谋杀同门未遂呢!”

“都给我闭嘴。”眼见两人越吵越有动手的意思,连风迁流也赶了过来,府主这才大吼了一声,喝停了两人。

“你们两个兔崽子,当年在我麾下的时候就吵来吵去,这都快十年了还是这个样子。觉得老子老了镇不住你们了是吧?”

出云国六大术王其中辈分最高的就是徐邵阳,林阳曾经是他麾下一员助手,冯万年跟他也略微有师徒的情分。

“风迁流,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当下,风迁流就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冯万年和林阳两人也各自坐在左右两边,谁也不看谁。

“差不多就是这样,那几个孩子的说辞都是一致的。如果林副府主有什么质疑的话,其实我们可以叫另外那几个人来当面对质一下。”

风迁流冷不丁地给林阳放了把冷箭,林阳也只能回以一声怒哼。

其实林阳也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而幸存的刘怀几个人好似都被吓得不轻。

说什么沐风说了几个字之后,一阵狂暴气息散发了出来,草木凋零,土石化为齑粉,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术童能够做到的。

而风迁流也刻意省略了这个点,粗略地说了一下沐风是情急杀人罢了。

“你是说,那沐风情急之下杀了三人重创一人?”

徐邵阳倒是比较冷静,很快就发现了一处疑点。“那沐风好像才术童中期吧?竟然将术卒初期的术士杀了三个还重创一个?”

这让徐邵阳难以相信,虽说沐风的体术确实比死掉的几个人强,但是打不过总可以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杀了三人。

那三人再弱也是个术卒,不可能被术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有可能是为救黄灵,心情急切一瞬间爆发出潜力,也说不定。”风迁流打了个马虎眼。

其实风迁流和冯万年都猜到了,这一切很有可能都要归功于沐风的眼睛。

徐邵阳看着林阳,林阳自己也心虚,没有辩驳什么。

“吴铭、刘怀等六人废去一身经脉,驱逐出府。至于沐风,虽然情急救人,但毕竟杀了同门,罚去思过崖静思一个月。你们有意见吗?”

林阳艰难地点了点头,冯万年则是哼了一声就告辞离去。

“老冯。”风迁流跟着冯万年后脚就走,“走

神目风  第十章 突破

,我有事跟你说。”

照顾到林阳的面子,也关系术府的威望,这件事这么草草了结。

冯万年也知道这事不好闹大,否则很有可能影响国家的安定不说,对沐风也不是一件好事。

…….

“你觉得那是什么?”冯万年听完风迁流的描述,也觉得事情不简单。

“不清楚,但肯定有问题。我也问了沐风,他竟然只记得自己赶过去,然后看到黄灵被刺,后面的事情竟然不记得了。

秦宇他们却说是沐风击杀了那三人,都是一击毙命。还有那阵怪风,那不似人声的怒吼,那不知何种生物的呢喃之声,这一切,都让我十分不安。”

风迁流手抚长须,在自己的脑海里寻找着一切能用来解释目前状况的知识。

“这一个月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去思过崖帮我看着他,如果他在那种状态下,会失去自己的意识的话。那就麻烦了。”

“也好,难得你也有对一个徒弟这么在意。”风迁流叹了一口气,当年冯万年的弟弟被带来的时候,就是他接手的,可惜早已断气了。

“走吧,去找白安。”林阳这个人冯万年和风迁流也是知道的,沐风把他儿子伤得那么重,有其父必有其子,吴铭绝对会让他爹给沐风使绊子的。

沐风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坐起身来修炼了。全身术元空荡荡的感觉对一个术士来说,太过难受了。

“嗯?”沐风惊奇地发现,自己凝聚术元的时候,天地间游离的元气汇聚进入自己体内的时候,速度比以前快了那么一丝丝。

虽然只是一丝,却让沐风喜出望外

神目风  第十章 突破

整整一年多,都停滞在术童中期,汇聚术元那如龟爬的速度,沐风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多久了,自己不论怎么凝聚术元,不论多么刻苦修炼,都一直卡在那个瓶颈。

也想过放弃,也沮丧灰心过,但最后在朋友和老师的鼓励下,还是坚持了下来。

而今竟然有了变化,让沐风怎么能不开心。

“术童后期,术童后期。”沐风顿时热泪盈眶,反复地确认着自己的术元境界。

长治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长治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